如何评价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

  • 2019-09-17 14:15:01
  • 浏览:7
  • 我来回答

《我不是药神》是由文牧野执导,宁浩、徐峥共同监制的剧情片,徐峥、周一围、王传君、谭卓、章宇、杨新鸣等主演 。该片于2018年7月5日在中国上映。影片讲述了神油店老板程勇从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独家代理商的故事。

剧情简介:印度神油店老板程勇日子过得窝囊,店里没生意,老父病危,手术费筹不齐。前妻跟有钱人怀上了孩子,还要把他儿子的抚养权给拿走。一日,店里来了一个白血病患者,求他从印度带回一批仿制的特效药,好让买不起天价正版药的患者保住一线生机。百般不愿却走投无路的程勇,意外因此一夕翻身,平价特效药救人无数,让他被病患封为“药神”,但随着利益而来的,是一场让他的生活以及贫穷病患性命都陷入危机的多方拉锯战。

影片评价:该片不仅是一部完成度极高少见的国产现实主义电影,同时也是一部用诚意来打破所谓制度壁垒并靠规矩的拍摄手法来赢得观众的作品。该片的剪辑流畅,镜头语言干脆富有幽默感。影片有笑有泪,还有思考。在生活小细节的层层推进下,导演将小人物的日常平凡、卑微、无甚波澜的生活带到了更为深远的一步。该片以草根群像式的现实刻画,生动展开小人物坚韧的生命故事。王传君、谭卓、章宇、杨新鸣和王佳佳等一众演员所扮演的小人物,也都充满闪光点,每个人都贡献了扎实的表演。

影片对于药厂的刻画倾向于脸谱化和简单化
电影《我不是药神》取得了口碑与票房的双丰收,但是影片还是不足的地方:

影片对于药厂的刻画倾向于脸谱化和简单化。药厂确实有自己的问题,不过新药的研发也确实需要非常高昂的费用。

虽然他们有定价政策的问题,但全怪在他们身上也不是特别妥当。这个事件的问题在于,这种新药不是生发药之类改善生活质量的药物,因为那种药可以买不起就不用。这种药是用来救命的药,不花钱买,人就会死。

但药物又是一种商品,商品的价格由供需决定,一种本来不该由市场解决的问题,最后却无奈地由市场解决,因为并没有更好的办法。因此最终导致了人命被定价。说到底,这种无解,是具有电车难题性质的。

所以,既然这个题材本身是一个没有完美解的电车难题,所以将造成悲剧的责任推给大型企业并不是一个那么合理的选择。其实司法体系与执法者也遇到了同样的困境。比如警官曹斌,他们一方面纠结于对患者的同情,但另一方面又受困于法律的严格。

很多事情都有各自的无奈。不过,在电影这个故事的真实版本中,我们还是看到了一种两全的做法。在真实故事的版本里,故事原型 陆勇 在一开始,并不存在非法卖药挣钱的经历,他自己就是一位慢性白血病患者,而他只是帮助病友代购。

所以,陆勇案中,沅江市检察院发布《对陆勇不起诉决定书》,请求撤回起诉。我看了一下《撤回起诉书》,以及相对应的《释法说理书》。它在讨论“销售假药罪”的时候,核心的法理依据在于:陆勇确实有违反法律法规的行为,但是因为并没有盈利,所以不能将他的行为定义为销售行为,此外,他并没有侵犯他人的生命权和健康权,从而不符合《刑法》中对于销售假药罪的定义,因此撤回起诉。

这件事情在法理上是行得通的。虽然很多人将这看成是一个法律和人情相结合的案例。但实际上,执法机关并没有混淆概念试图蒙混过关,法律仍然是严谨的。

在电影中的程勇,虽然后面散尽家财帮助病友,但是因为他在前面那段进行了销售(有挣钱),所以被轻判3年,这仍然是一个相对比较合适的做法。所幸的是,这个故事没有以沉默的叹息作为结束。

最后的解决方案,仍然是让人欣慰的,药物纳入医保,专利过期,原厂药品价格也有了一定程度的下降,这个难题,终于以较好的方式得到了解决。
一部完成度极高少见的国产现实主义电影

《我不是药神》是由文牧野执导,宁浩、徐峥共同监制的剧情片,徐峥、周一围、王传君、谭卓、章宇、杨新鸣等主演,该影片讲述了神油店老板程勇从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一跃成为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独家代理商的故事。

《我不是药神》该片不仅是一部完成度极高少见的国产现实主义电影,同时也是一部用诚意来打破所谓制度壁垒并靠规矩的拍摄手法来赢得观众的作品。

《我不是药神》该片的剪辑流畅,镜头语言干脆富有幽默感,影片有笑有泪,还有思考,在生活小细节的层层推进下,导演将小人物的日常平凡、卑微、无甚波澜的生活带到了更为深远的一步。《我不是药神》该片以草根群像式的现实刻画,生动展开小人物坚韧的生命故事,王传君、谭卓、章宇、杨新鸣和王佳佳等一众演员所扮演的小人物,也都充满闪光点,每个人都贡献了扎实的表演。

内容补充
相关推荐